首页 > 新闻动态 >徐文华上大学的环卫工

徐文华上大学的环卫工

点击次数:次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0 11:07:24

他是名环卫工人

  他被评选为天津市劳动模范

  他成为落户本市的*农民工

  他即将于天津大学(网络教育)毕业

  徐文华从河北省景县农村来到了天津河北区环卫局,一干就是20年。这期间他因为个人原因回过三次老家,一次是岳母病逝,一次是父亲病逝,zui后一次是回家办户口。然而,这20年的默默付出却让他一次次实现了自己的天津梦。

  在他看来,自己的快乐得失是和工作在一起的。20年前,他高中毕业来到天津,干起了环卫工人。那时候的他在社区负责垃圾收运保洁,他连头都不敢抬,怕别人认出他,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职业不太体面。后来,他被社区的人们所感染,把社区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  然而,18年后,他自己也没想到会被评选上天津市劳动模范——他因此成为落户本市的*农民工劳模。作为农民工来讲,他满足了,因为他是*个拥有天津户口的农民工,紧接着他和家人住上了廉租房。这对农民工来说,算是奢望,但是他却把这个奢望变成了现实。

  此外,他也没想到他会重圆大学梦。当年的他仅以几分之差落榜了,曾经他梦寐以求的就是上大学。去年4月他迈进了天津大学的校门,重新拾起了书本,现在正忙着准备毕业论文及答辩。

  前年,他被调到金钢桥旁边当起了环卫工人。调动以后的工作和之前的社区保洁工作相比,劳动强度和工作时间都不同了,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任劳任怨。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他干一行爱一行,自始至终热爱着环卫工人这份工作,思想上也严格要求自己。去年他又被批准成为了预备党员,也圆了自己的“党员梦”。

  三个闹钟伴我二十载

  《城市快报》(以下简称“快报”):这些年在社区工作,每天凌晨两点半开始上班,有没有起晚过?

  徐文华:基本上没有。为了防止迟到,我买了三个闹钟,一起叫我。有时候闹钟失灵了,到时间我也会醒,毕竟20年了,都成习惯了。

  快 报:能*的工作有很多,你从来没想过放弃保洁工作吗?

  徐文华:也不是没想过,尤其是遭到别人白眼的时候。在小胡同里,有一次遇见一个上班族,他推着自行车,我拉着垃圾车,他过不去,就说了一些难听的话,让我有点接*。不过我和社区居民们相处得很好,每当看到三五成群的大爷、大娘在洁净的居民大院中聊天、晨练时,就感觉自己的付出很值得,就坚持干下来了。

  快 报:你就在社区里工作,跟居民们也发生过很多故事吧?

  徐文华:刚来天津的时候我不敢抬头,怕别人认出来,后来觉得人们对我的工作挺认可。社区居民对我都挺好,冬天大家看见我穿得少了,就给我棉衣穿。尤其一些子女不常在身边的老人,他们和我的关系特别好。我平时会帮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  快 报:你2007年开始做环卫工人,两者有何不同?

  徐文华:就劳动强度来讲,社区保洁劳动强度要大点。现在这个工作劳动强度没那么大,但是工作时间特别长,工作要求特别严。另一个是在马路上的危险系数比较大,因为现在车多了。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,在社区工作是给居民创造一个良好的社区环境,而环卫工作是给大家创造一个良好的出行环境,都是为了把环境卫生搞好,方便大家。

  天津圆了我的梦

  快 报:工作之余,你平时还做些什么?

  徐文华:因为工作时间比较长,剩下的时间不算太多了。不过我抽时间学了修车、开车等技能。我们用的垃圾车有时候会出毛病,赶上修车师傅还没上班,我们就得自己想办法修理。修车师傅在修车时我就在旁边帮忙,慢慢地我就学会了。现在的环卫设施正在逐渐向机械化转变,我想多学门技术让自己有更多的用武之地,所以我还学会了开车。

  快 报:你申请加入共产党,这在农民工中可不常见。

  徐文华:是的。我是去年12月8日成为预备党员的,马上就要转正了。去年我们全体农民工去北京开会的时候,就有很多农民工提出了农民工异地入党很难这个问题,那时候我就是入党积极分子了。

  快 报:你现在在天津大学进修,以前想过再次迈进大学校门吗?

  徐文华:1988年高中毕业后我离开了校园,这一辈子zui遗憾的就是没上大学。在我们农村,如果哪个村子出了个大学生,那就是很了不起的事,我那会儿做梦都想上大学啊。时隔20年能够美梦成真,确实特别激动。我们这是网络教育,不用去学校上课。因为平时很忙,统一上课不太现实。我这个岁数学习特别吃力,再说撂下20年的东西,现在回头来学肯定不容易。一开始时,我找别人借高中的书,复习一下才能接着往下学,现在转眼间就要毕业了。

  快 报:现在有很多像你当年一样独闯天津的农民工,想对他们说些什么?

  徐文华:不论哪个行业,只要付出努力,好好干,就一定能够得到回报。首先要喜欢这个工作,因为只有热爱才能端正工作态度,才能把工作干好。只要热爱它,就会愿意付出,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。我希望农民工兄弟无论干哪个行业,都要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。

  和妻子一见钟情

  快 报:你是怎么和妻子认识的?

  徐文华:我和妻子是别人介绍认识的,不是一个村子的。当时她看上我是看上我的本分,我这人一看就特别靠得住。更重要的是两个人想问题能想到一块去,有共同语言。我们俩*次见面时,从早上出去到回家时,天已经黑了。我们谈了整整一天。后来认识一年多就结婚了。

  快 报:妻子是什么时候来天津的?

  徐文华:婚后两年,我就把妻子接过来了。因为我总不回家,她有时会来看我。来看我时,她就帮我干活,我一看她还挺能干,就让她留下来跟我一起干了。妻子现在五点左右起床,除了照顾孩子,她在附近的一个菜市场里做卫生,每月800块钱。

  快 报:去年对你可以说是“双喜临门”,有了天津户口,也拿到了廉租房的钥匙。

  徐文华:我只是认真做好了本职工作,没想到竟会得到如此大的回报。我会更加努力工作,回报天津的厚爱,其实从心底里我已把自己当成了天津人。我刚来天津住得挺艰苦,一开始住在居委会,后来有孩子不方便,就租了房子。

  快 报:你女儿现在上高中了吧?希望她将来有怎样的人生?

  徐文华:她现在在河北区新开中学读初三,明年上高中,我希望她能考上大学。她学习非常用功,不用我们操心。为了方便她学习,现在我们让她一个人睡卧室,我和妻子睡在客厅里的折叠沙发上。

  快 报:来天津这么多年,回老家的次数多吗?

  徐文华:这20年来,我总共回过3次家。*次是1999年岳母病逝,第二次是2002年父亲病逝。我们这工作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过年时我们也想回家,过团圆年多好啊,但那会儿恰好是工作zui忙的时候。各家各户都在做卫生,尤其到了大年三十、初一要放鞭炮,垃圾比平常多很多。

  记者手记
  采访前,我给徐师傅打问去哪里找他,他说着一口河北方言,我把“金钢桥”听成“解放桥”。我赶到金钢桥时,他正在桥边的斜坡上清扫。聊了一会儿,到了下班时间,他到单位取了电动车,我坐在后座上跟他去了家里。

  一路上,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寒冷,而徐师傅穿着蓝色的工作裤,稳稳当当地骑着车,回头跟我说:“金钢桥边一到这个时候就冷了起来,但刚才还有一对年轻人在河边照了一下午婚纱照。”

  大概徐师傅每天都是这样努力地把脚下的路扫得干干净净,然后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过吧。

  五十平方米的房子干净而整洁。全家人吃饭时,徐师傅喝了点白酒,就着他zui爱的五香花生仁,脸上流露出温暖的笑容,感到异常满足。

扫一扫访问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