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动态 >聚焦城市“蜘蛛人”

聚焦城市“蜘蛛人”

点击次数:次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0 11:07:26

  为赶工期一天不吃不喝

  24日中午,28岁的马峰正顶着火辣辣的太阳,挂在哈市果戈里大街一幢30层的高楼外面。记者站在大厦顶端向下看,一阵头晕目眩,双腿感觉发软。记者问挂在墙外的马峰害不害怕,他毫不犹豫地说:“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早就习惯了,全市zui高楼38层都不害怕。”一边说着,马峰一边熟练地左右手交替刷着墙面,每刷完一块墙体,他就把坐在屁股底下的一根粗绳拿出来,作为升降工具一点一点地往下降。下午3时许,一阵风吹过来,马峰和同伴的坐板在空中荡了几下,他迅速从包中取中吸盘,吸在了身前的玻璃上,风很快就过去了,马峰用手指向记者做了胜利的手势,就又开始往下一层移动。

  据马峰的同伴讲,现在这个季节正是他们这行的旺季,为了赶工期,一般早上上去就不下来了,为了避免上厕所,有的人宁可不吃不喝,即使是吃饭,也是同伴从上面吊下来,坐在半空中对付一口。平时坐在上面一点都不紧张,就是突然遇到下雨刮风,绳子容易打滑和晃荡,就要加小心了,反正这个风险大,命就交给这根绳了。

  调查风险升级收入却降低

  据了解,哈市在10多年前兴起了“蜘蛛人”行业,现目前为止,全市已有各类清洁公司近百家,加上一些非正规公司数量则更多,由于“蜘蛛人”人数增多,造成市场供过于求,使得“蜘蛛人”身价也一降再降。

  据“蜘蛛人”工头刘国军介绍,他入行整整11年了,那时哈市的清洁公司只有几家,高层既不高也不多,可清洗外墙收费却很高,zui高的时候每平方米12元,而且还供不应求,工期排得很满。可10多年过去了,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,高楼虽然变得又高又多,工作风险性加大,可洗墙却降到了每平方米1.5元左右,许多清洁公司只是一个空壳,根本没有自己的“蜘蛛人”,接了活就来找他们这些工头,工头们为了抢生意,竞相压价,业务量不断萎缩。

  恶性竞争形势下,正规清洁公司的日子就更不好过。据金荷花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任一民讲,他们公司原本是清洁外墙实力zui强的公司,给工人的安全设备也是*的。但是,随着近年来市场竞争的激烈,活儿越来越难找,有时一个高层才有几千元的进账,别说有利润可赚了,就连固定的工人都养不了。

  管理行业准入低管理有盲区

  据介绍,正规清洁公司招聘“蜘蛛人”有严格的标准,要求体重在75公斤以内,没有心脏病、恐高症、高血压等不适合登高的病症,年龄在18至35岁之间,符合条件者才可招收。招收后,将对“蜘蛛人”进行培训,主要是安全知识和技巧。可一些非正规公司,在招工时只要没有恐高症,肢体灵活,愿意“上墙”,在老师傅的带领下经过一两个月的“实习”,就可以上高楼了。这些公司在利益驱动下,相关安全措施经常做不到位,使“蜘蛛人”成了无合同、无培训、无资质、无保险、无安全保障的高危群体。一旦工人受到伤害,很难认定责任归属,有些无良工头一走了之,工人们只能通过法律诉讼维权。

  “现在国内许多城市都给外墙清洁人员颁发了作业证,工人们持证上岗。”据道里区一家清洁公司介绍,目前,哈市没有对“蜘蛛人”实行《登高架设作业证》管理办法,只要符合注册条件,就可以在工商注册一家清洁公司,低门槛的行业准入,导致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。从管理角度讲,工商、安全、劳动、质监等多个部门都有管理权,但由于“蜘蛛人”没有明确的行业主管单位,造成该行业的监管出现空白。

  稿源: 新晚报

扫一扫访问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