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动态 >村主任干清洁工资助贫困生

村主任干清洁工资助贫困生

点击次数:次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0 11:07:25

  一直以来,蒋奎都以为周智全是重庆主城区的公务员。蒋奎是重庆大足县中敖镇高峰小学校长,他清晰地记得3个月前,周智全*次到他们学校时的情形:“他谈吐有见识,说不差钱,每月工资有4000多元。”

  昨天,当蒋奎从记者口中得知周智全只不过是个扫厕所的清洁工后,蒋奎沉默了,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,但更多的,是崇敬。一个清洁工,为何要“打肿脸充胖子”资助贫困学生,还要隐瞒自己的职业?

  瞒着家人当清洁工

  56岁的周智全是涪陵新妙镇白合村人,看上去的确不像清洁工。他2003年来主城之前是村主任,2005年到佳通轮胎有限公司工作,月工资800元。

  “到重庆后我自己买了房子,在七星岗,和女儿住在一起,老伴在家里带外孙。”因公司在玉清寺,离家远,他在公司旁边租了间房。“家里又不是没钱,你打什么工?”妻子埋怨道。的确,老周不差钱,儿女大学毕业,工作不错,且有孝心,工资都交给老两口保管,统一安排。老周固执地说自己闲不住。其实,他打工是另有目的,家人至今不知。

  “公司大,他才来时负责厂区道路清洁,每天凌晨3点半就起床,4点上班,把责任地扫完一遍要七八个小时。”公司总务部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老周很快升为清洁班负责人,承担了没人愿意干的扫厕所工作,工资也涨到每月近1000元。整个公司一共有厕所23个,老周每天都要保证每个厕所清扫至少两遍,连男厕所小便池的每个角落,都用抹布抹干净。因此,他的衣服常常是臭烘烘的。

  无意间泄露资助秘密

  老周的工资从不交给家里,存着有自己的打算,谁也不知道他的秘密。本月3日,秘密无意间“曝光”。

  那天上午,他到总务部工作人员杨影那儿有事,手机突然响起。“娃儿上学的事我已安排好了,你放心……”杨影不解地反复追问:“你娃儿不是早就工作了吗?”支吾半晌,老周才说:“我资助了两个贫困生娃儿,是她们以前的小学校长打的。”

  杨影半天没说出话来,“他是从涪陵农村来打工的,从没穿过工作服以外的衣服、皮鞋,我从没见他吃过肉,租的房子是间破烂的民房,每月租金才80元。”杨影怎么也想不到他哪来能力资助贫困生?

  老周不肯说那些贫困生的姓名:“孩子也有自尊,你把名字写出来,会让他们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。”

  除了李青燕,因为她情况特殊。14岁的李青燕从小被父母遗弃,贫穷的养父收养了她……得知情况,老周上学期资助了她1000元,同时资助了同校另一名女生。“当时我见他出手大方,就相信了他每月有4000多元工资的话。”校长蒋奎说。

  现在,李青燕已进入中敖中学学习,这学期,他又资助她1000元。其他学生,老周一般只资助到初中毕业,再往上读,凭他扫厕所的工资,也负担不起。他一般不和孩子们,不见面。

  老周不敢告诉家人,怕他们不理解。面对采访,他多是闭口不谈,逼得没法才说出实情:“资助至少五六万元、20多个学生吧,都是区县的。”

  只为实现理想社会

  老周为什么要这样做?“我小时家里穷,只读了小学。现在看报纸都有很多字不认识。当村主任时,要写个什么都不会。”他因此深知读书重要。

  空闲时,老周就构思他的理想社会:“别人的老人就是我的老人,我的老人就是别人的老人;别人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就是别人的孩子。”他常常这样想,“我只是从自己做起——为实现一个这样的社会。”

扫一扫访问手机站